115文学 都市言情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

第三百二十七章 留下他

笑过之后,会议室中安静下来。

众人看着这个挺有趣的周灿,虽然说话有些意思,但估计面试是不能通过,毕竟如果说话有趣就能通过面试,那也不用这么捡拔了,每个面试者上来说一个笑话就行了。

谭越一只手横放在会议桌上,另一只手轻轻敲击着桌面,眼中带着一丝好奇的看着周灿,想看看他接下来的表现。

陈子瑜对周灿说道:“我看你在自评这一栏填的是演技好,那你给我们表演一下吧,表演什么都可以。”

周灿连忙点头,双唇抿成一条直线,苦思要给众人表演一个什么。

两分钟后,周灿说了一声准备好了。

“等等。”

突然,一道声音响起。

众人看向突然打断周灿的齐凯。

齐凯道:“这样吧,我来给你说一些简单的动作,你来表演。”

齐凯本身就是制片人出身,是璀璨娱乐公司最优秀的制片人之一,在演戏这方面,发言权还是很重的。

公司最核心的部门自然是艺人经纪部门无疑,而其次就是电影部门,而电影部门的事情,很多都是齐凯来管。

陈子瑜听了齐凯的话,轻轻一笑,对周灿说道:“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裁,主抓公司的电影业务,就让齐总试一试你的演技,看看能不能给齐总留一个深得好印象。”

齐凯主抓公司的电影业务,如果周灿表现得好,能留下来并且给齐凯留一个好印象,以后可以参与进公司制作的电影。

周灿连忙点头,齐凯则是不置可否。

旁边有女员工给谭越续了一杯茶,谭越笑着道了声谢,然后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,目光落在场中周灿身上,等待着看他的表演。

齐凯想了一下,对周灿道:“这样吧,你做个紧张的表情我看一下。”

周灿点了点头:“就紧张来说呢,可以有好几种。”

齐凯道:“在医院等老婆生孩子的那种。”

齐凯的话落,周灿紧接着就双眉皱成一个倒八,嘴巴紧抿。

秦桃皱了皱眉,小声对陈子瑜道:“有些太夸张了。”

陈子瑜点头嗯了一声。

齐凯语气有些加快道:“儿子出世。”

周灿眼睛放大,嘴巴张开,露出一排牙齿。

“老婆死了。”齐凯道。

周灿脸色猛地一变,嘴巴张开,眼中浓浓的难以置信,一双眼珠子仿佛要跳出来。

谭越一直在看着周灿,然后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其他人,陈子瑜、秦桃以及周边站着的工作人员,都嘴角微微上翘,像刚才给他倒水的那位女员工,脸上带着很明显的笑。

谭越还听到旁边的秦桃小声嘀咕着周灿表演的太夸张了。

齐凯继续道:“儿子天才,会叫爸爸。”

周灿瞳孔一缩,嘴巴咧开。

“中**彩,头奖。”

“儿子死了。”

“老婆醒了。”

齐凯说完,周灿还在翻着白眼,沉浸在儿子死了的悲伤中。

齐凯皱了皱眉,提醒道:“喂,老婆醒了。”

周灿啊了一声,回过神来,解释道:“没有啦,一个人要是受了太大的打击,就会进入精神官能休克状态,不会再有反应。”

齐凯听了周灿胡扯一般的解释,呵呵笑着摇了摇头。

表演结束了,陈子瑜转头看向齐凯,道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齐凯皱眉道:“他演技不行,刚才喜怒哀惧让他做了一遍,可是无论哪个表情都做的很夸张,生气的时候、伤心的时候不仅没有让观众有共情和感染,反而让大家看了想笑.......”

想到刚才周灿表演的时候,无论是哪个表情,都让人觉得很无厘头,忍不住想要发笑,陈子瑜点了点头,道:“是不太好。”

秦桃也笑道:“这个人还真搞笑,在表格自评栏里说自己演技好,这跟好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啊,这个就刷下去吧。”

陈子瑜点了点头。

秦桃看向周灿道:“你好,你的面试已经结束了,请回吧。”

周灿脸色紧张,问道:“几位老师,我能通过吗?”

秦桃没有回应,只是让周灿回去等通知。

周灿刚才虽然没有听到几个面试官的说话,但他们的脸色却是能看清的,刚才面试自己的齐总显然不看好自己,说话的秦总也是摇了摇头。

心中发凉,自己这回去等通知,恐怕得到的就是没通过的通知吧。

轻轻叹了一口气,他被拒绝太多次了,但还是没有习惯,这滋味真的不好受。

抿了抿嘴,露出一个苦笑,便转身离开了。

陈子瑜恰巧抬起头,看到了周灿的这一个苦笑,顿时愣了愣神。

如果说之前周灿所表现出来的伤心很夸张,让人看了想笑,那么现在他表现出来的伤心,就真的是很有感染力的伤心了,让陈子瑜心里都忍不住对这个周灿有了些同情。

陈子瑜不知道这是自然流露还是演技,如果这个叫周灿的年轻人能有这么好的演技,璀璨娱乐不签他,反倒是损失了。

应该是自然流露,不然的话,他有这么好的演技,刚才表演的时候,怎么还表演的那么浮夸呢。

周灿走了出去,秦桃正要让下一个面试人进来,谭越突然开口说话了:“我觉得这个人不错。”

其他人一愣,看向谭越。

今天谭越进了面试现场之后,话就很少,基本不怎么发表评论,有两次还是陈子瑜问他,谭越才点评一下。

而这一次,还是谭越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。

“哦?”陈子瑜有些诧异道:“谭老师觉得刚才那位面试人不错?”

谭越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觉得他很有特点。”

齐凯对于谭越的话有些不满,皱眉道:“谭老师可能不懂电影,不知道谭老师能不能看出来,刚才他的演技极度浮夸,如果让这种人来拍电影,我们会被观众骂死的。”

谭越在四人的最左边,齐凯在最右边。

谭越听到齐凯的话,轻轻笑了笑:“我觉得这就是他的特点,这个人可以留下来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谭越在这个叫周灿的年轻人身上,看到了一个影子。

如果他真能有所成就,那就是赌对了。倘若这人是个庸才碌碌无为,那也没什么损失,签约一个艺人而已。

齐凯脸色黑了下来,他本来脸上可以装作不和谭越计较,但从谭越的话语中,他听不到丝毫对自己这个上级的尊重。自己刚才否决了周灿,谭越就要把人留下来,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?

虽然陈子瑜说过,给谭越当场留下人的权力,但谭越完全可以在自己还没有表态的时候留人。

齐凯语气不禁加重,说道:“谭老师,不是我不同意,是我的经验告诉我,这个周灿在演员这个行当走不长远。我以前没有看错过人,以后也不会有。”

说着,齐凯观察了一下陈子瑜的脸色,发现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便话音不停的继续道:“我觉得谭老师要考虑一下,签了一个周灿给我们公司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,但这种没有潜力的艺人如果签的多了,那就是巨大的成本和包袱啊。”

谭越挑了挑眉,他从齐凯的话里,听出了对自己的不满。

他一直都隐隐能察觉到,齐凯对自己有敌意,或许和陈子瑜有关?只是齐凯属于伪君子那一款,危险程度高过林启封,但还不能让谭越有什么危机感。

而且齐凯也没有做什么损害自己利益的事情,谭越也不懒得和他针锋相对,没有在周灿在场的时候打断。

没想到,齐凯还是有些炸毛啊。

不过,谭越看着这个周灿有潜力,决定要留下他,就不会再顾忌其他。

谭越道:“现在的喜剧电影千篇一律,这个周灿的喜剧比较无厘头,但利用得好,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向。”

齐凯都要被气笑了,谭越根本没有接触过电影这个行当,居然还敢张嘴闭嘴就说什么喜剧电影的方向,不得不说,谭越真的是有些无知者无畏啊。

齐凯张嘴就要反驳,他看不惯谭越,要斩钉截铁的反驳谭越,但他不敢对陈子瑜提反对意见,在两人将要争执的时候,陈子瑜开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。

陈子瑜神色郑重,看了一眼齐凯,然后又将目光移向谭越,开口道:“这个艺人在演技方面有不足,但也确实是有亮点,就按照谭老师说的吧,留下。”

陈子瑜说完,对旁边的工作人员摆了摆手,示意继续进行面试。

齐凯牙齿都要咬碎了,最后深吸一口气,什么话都没有再继续说,接着开始接下来的面试。

秦桃舌头抵住上颚,砸了砸牙齿,感觉到了一种有些异样的氛围,但没有敢说什么。

谭越端起桌上的茶杯,喝了一小口,没有再管其他。

......

周灿走出会议室,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,自己在璀璨娱乐公司的这场面试,也是以失败告终了,接下来等待自己的,无疑是自己没有通过面试的通知,或者直接就没有相关的通知。

没有继续停留在璀璨娱乐公司,周灿走出长安大厦,两只手抓在肩膀两侧的背包肩布上,看着耀眼的阳光,不禁觉得有些刺眼。

周灿是十七岁那年就出来闯生活了,接触过很多行业,但最喜欢也最感兴趣的,就是演员这一行。

后来他怀揣着这一份热枕,直接就去了影视城做群演,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世所瞩目的大明星。

可惜,演员这一条路,真的是太难了,想要在一个小地方有些名气难度不大,但是想要在全国闯下一定名气,就很难做到了。

多年来,他尝试去参加过多次艺人选秀节目,但是无一例外,都已失败而告终。

周灿自小父母离异,家境贫寒,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全靠的支持和辅助,所以在周灿的意识中,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赚大钱有大成就的理想,他也一直在为着这个理想而奋斗着。

甚至周灿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的事情,他在跑龙套的事情,喜欢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后来你女孩子小有名气,他则是因为自卑而和女孩子渐行渐远,渐渐少了联系。

周灿做梦都想再重新牵起那个女孩子的手,只是残酷的现实让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他一直想要向上走,但向上走的路程布满荆棘。

周灿走出长安大厦,在路边饭店里买了一个蛋炒饭盒饭,背着自己破旧的双肩背包,走在汹涌的人群中,仿佛一个红尘过客。

扒拉着蛋炒饭,周灿想着前路。

无论如何,也要闯出一个名堂。

.........————

ps:分割线—————亲爱的读者们,下面的部分重复了,明天一早替换回来。

没有继续停留在璀璨娱乐公司,周灿走出长安大厦,两只手抓在肩膀两侧的背包肩布上,看着耀眼的阳光,不禁觉得有些刺眼。

周灿是十七岁那年就出来闯生活了,接触过很多行业,但最喜欢也最感兴趣的,就是演员这一行。

后来他怀揣着这一份热枕,直接就去了影视城做群演,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世所瞩目的大明星。

可惜,演员这一条路,真的是太难了,想要在一个小地方有些名气难度不大,但是想要在全国闯下一定名气,就很难做到了。

多年来,他尝试去参加过多次艺人选秀节目,但是无一例外,都已失败而告终。

周灿自小父母离异,家境贫寒,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,全靠的支持和辅助,所以在周灿的意识中,给自己定下了一个赚大钱有大成就的理想,他也一直在为着这个理想而奋斗着。

甚至周灿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的事情,他在跑龙套的事情,喜欢上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后来你女孩子小有名气,他则是因为自卑而和女孩子渐行渐远,渐渐少了联系。

周灿做梦都想再重新牵起那个女孩子的手,只是残酷的现实让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他一直想要向上走,但向上走的路程布满荆棘。

周灿走出长安大厦,在路边饭店里买了一个蛋炒饭盒饭,背着自己破旧的双肩背包,走在汹涌的人群中,仿佛一个红尘过客。

扒拉着蛋炒饭,周灿想着前路。

无论如何,也要闯出一个名堂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